新闻中心
你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长盈精密四处出击谋转型:跨界并购转型难

作者:钱柜官网 发布时间:2020-12-14 16:15 点击:

  2020年3月4日,长盈精密300115股吧)(300115.SZ)披露《2020年度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本次发行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9亿元,拟投资的项目分别是:上海临港600848股吧新能源汽车零组件(一期)、5G智能终端模组、补充流动资金,预计投资总额分别为10.92亿元、19.85亿元、6亿元,拟使用募集资金分别为9亿元、14亿元、6亿元。

  6月11日,融资金额下调至不超过 19亿元,取消补充流动资金,5G智能终端模组拟使用募集资金减少至10亿元。

  长盈精密并不是一家频繁进行股权融资的公司,2010年IPO募集资金9.25亿元,2015年定向增发金额9.90亿元,2020年拟融资19亿元。自2015年以来年年现金分红,累计现金分红5.75亿元。

  从2016年开始,长盈精密频繁跨界收购,至今未有明显效应。公司逐步由精密制造向超精密制造方向发展,公司的服务领域也拓展至移动通信终端、新能源汽车零组件、机器人300024股吧)领域等市场,成为一家研发、生产、销售智能终端零组件、新能源汽车零组件、智能装备及系统集成的规模化制造企业。

  上市以来,伴随着OPPO、VIVO、华为等国内品牌的崛起,长盈精密的金属外观件业务快速发展。公司的营业收入从2010年的4.76亿元发展成2019年的86.55亿元,并且是每年都在增长,这股增长势头依然存在,2020年三季度营业收入67.5亿元,同比增长9.07%。利润也在快速增长,净利润及扣非净利润从2010年9076万元、8967万元增长至2016年的6.84亿元、6.36亿元。2016年推行精益生产,提升企业自动化生产水平,重点提升金属外观件产品良率,降低成本,净利润达到顶峰。

  2017年是转折点。受下游客户处在大的产品研发及换型周期的影响,长盈精密量产的金属外观件新产品有所减少,加上连接器产品的结构调整,大量开发新门类、新客户产品,导致营收及盈利增速放缓。2017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同比增长42.94%,净利润同比增长10.63%、扣非净利润同比增长5.42%。

  虽然增长放缓,但自2010年上市以来的增长势头一直没有变,而这一切从2017年四季度发生逆转,第四季度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6.79%,而净利润同比大降84.18%。导致净利润首次出现与营业收入不同步,2017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7.78%,而净利润同比下滑16.49%。2017年至2019年,净利润分别为5.71亿元、3847万元、8382万元,扣非净利润分别为5.18亿元、-6089万元、-2.27亿元,到了2020年迅速反弹,前三季度净利润及扣非净利润分别为4.13亿元、3.37亿元。2018年、2019年扣非净利润出现负数,主要是因为资产减值损失比较多,剔除存货跌价与商誉减值的影响后,公司2018年、2019年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80亿元和6653.56万元,也大幅下滑。

  2017年本来是最具亮点的一年,这一年公司与特斯拉首次开展合作。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智能终端零组件业务,销售稳步上升。在传统主营业务之外,公司进一步深化战略布局。新能源汽车零组件业务渐露峥嵘,动力电池结构件、充电设备等新能源汽车相关产品也已陆续完成品牌供应商认证,并有少量产品实现量产发货。在工业4.0方向上,智能工业设备业务进展迅猛。公司与全球机器人行业龙头日本安川合资设立了广东天机机器人有限公司,2017年10月即推出全球速度最快的小型六轴工业机器人TR8,并在当年实现对外销售。

  从行业地位来看,长盈精密实力不俗。2018年中国电子信息百强75位、2018年深圳市工业百强43位。2019年广东省制造企业100强第40位,广东创新企业100强第41位,2019年(第32届)中国电子元件百强企业第20名。

  对此,长盈精密给出的理由是:因公司国内客户占业务比重较高,受国内客户出货量波动影响。不过,对于2018年、2019年业绩大幅下滑,长盈精密并没有说出缘由。

  巧合的是,2017年10月26日,作为天能重工300569股吧)(300569.SZ)独立董事的孙小波首次缺席天能重工董事会,也没有委托其他独立董事代为表决,并且此后一直未现身。孙小波颇有来头,在2009年8月至2012年8月受聘担任中国证监会第一、二、三届创业板发审委会专职委员,并且是北京天圆全会计师事务所执行合伙人。2019年8月23日,贵州省锦屏县人民法院对锦屏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孙小波犯受贿罪一案作出一审判决,孙小波因受贿778万元被法院宣判犯受贿罪,处有期徒刑十一年。

  孙小波的受贿款778万元里面也有长盈精密的“贡献”。2010年6月,冲刺IPO的长盈精密股东高国亮受董事长重托送给孙小波10万元,将2万美元送给韩建旻。孙小波和韩建旻均出席了发审会。而长盈精密则顺利上市。

  随着2.5D以及3D玻璃后盖工艺的成熟,成本更加低廉的玻璃后盖在2018年以来迅速成为手机首选,以金属见长的长盈精密陷入转型的阵痛期。5G时代,金属手机后盖更没有市场了。曾经让长盈精密赚的盆满钵满的金属外观业务已经成了烫手山芋。

  经过两年低迷之后,长盈精密又重回巅峰。2020年预计盈利5.3亿元至6.5亿元,比2019年增长532.28%至675.44%,增长原因是,公司产品结构调整取得成效,穿戴类产品、平板类、笔电有较大增长,对效益产生积极影响。非经常性损益对经营业绩的影响约为8500 万元-1.05亿元。股价也涨了不少,从2019年1月末至今,已经涨了差不多3倍,市值一度逼近300亿元。

  虽然业绩爆发性增长,营业收入还是增长较缓慢,而应收账款、存货又增加了不少,研发投入有所减少。

  2020年三季度营业收入67.5亿元,同比增长9.07%,营业成本48.88亿元,同比增长2.58%,而应收账款从2019年末的16.54亿元增加至2020年9月末的20.69亿元、存货从23.06亿元增加至31.41亿元。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从2019年的65.45天延长至74.51天,存货周转天数从117.33天延长至150.42天。同行业的立讯精密002475股吧)(002457.SZ)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从2019年的70.18天缩短至60.89天,存货周转天数从44.71天延长至69.83天。东山精密002384股吧)(002384.SZ)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从2019年的89.82天缩短至87.93天,存货周转天数从78.06天延长至92.60天。

  立讯精密及东山精密的销售回款速度在加快,而长盈精密变慢了。存货周转方面,长盈精密不是一般的慢,同行约2-3个月,而长盈精密需要将近半年。过多的存货导致损失惨重,2017年至2019年长盈精密分别计提存货跌价损失2381.33万元、7463.90万元、2.05亿元。三年时间损失3个亿。

  然而,在研发投入方面,长盈精密却有些保守,2020年前三季度的研发费用5.46亿元,均不如2018年前三季度、2019年前三季度。而同行的研发投入在大幅增加。立讯精密的研发费用从2019年三季度的28.85亿元提升至2020年三季度的44.66亿元,营业收入从378.36亿元增长至595.28亿元;东山精密的研发费用从4.07亿元增加至5.71亿元,营业收入从163.69亿元增长至182.53亿元。

  长盈精密属于精密电子零组件行业,主要下游行业为消费电子产品行业,更新速度快。公司必须不断技术创新,提前进行技术储备。研发投入减少虽然有利于节省费用,但不利于保持竞争力。

  固定资产大增难改营收萎靡。2017年至2019年各年末长盈精密的固定资产原值分别为46.40亿元、52.79亿元、57.58亿元,营业收入分别为84.32亿元、86.26亿元、86.55亿元,固定资产周转率分别为2.93次/年、2.52次/年、2.53次/年。

  虽然2017年以来业绩下降比较多,但职工薪酬却在提升。2016年领取薪酬员工总人数23260人,2019年人数减少至21606人,但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由17.14亿元增加至26.09亿元,从占营业收入的28.01%提升至30.14%。立讯精密的相应比例则从18.54%下降至13.12%,东山精密从12.46%上升至13.36%,后两者的波动比例远远低于长盈精密。

  长盈精密的营业收入及利润主要来自母公司及5家子公司昆山长盈、广东长盈、昆山杰顺通、广东方振、苏州科伦特。广东长盈是最主要子公司,2016年、2017年鼎盛时期曾经是长盈精密主要的营业收入及利润来源,之后陷入亏损,长盈精密业绩也随之跳水。

  2020年上半年母公司的营业收入同比增加了2.34亿元,5家子公司的营业收入合计数减少3.33亿元,但合并数的营业收入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4736万元。母公司净利润增加了117万元,子公司的净利润合计数增加2003万元,而合并数的净利润则大增了1.09亿元。

  让人费解的是,2020年前三季度母公司以49.02亿元的营业成本超过合并数的48.88亿元。母公司的营业收入57亿元,比同期增加13.25亿元,合并数的营业收入67.46亿元,比同期增加5.61亿元。母公司的净利润为2.53亿元,比同期略有增加,但母公司的职工薪酬从2019年前三季度的4.33亿元减少至4.14亿元,而合并数从16.87亿元增加至18.81亿元。2019年母公司的职工人数7051人,占32.63%,而支付给母公司职工的薪酬占比只有25.66%,到了2020年前三季度,薪酬占比下降至21.99%。母公司的大本营在职工薪酬最高的城市之一的深圳,其职工薪酬水平还远不如在二三线城市的子公司。

  当年1月,长盈精密以1.04亿元受让深圳市纳芯威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深圳纳芯威”)65%股权,先后以3.44亿元通过增资及受让股权获得广东方振新材料精密组件有限公司(下称“广东方振”)广东方振公司51%股权,12月以3000万元、2017年10月以1.12亿元分别增资及受让股权获得苏州科伦特电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苏州科伦特”)30%、40%股权。

  深圳纳芯威的产品包括音频功放、电源管理、TWS、触摸屏控制、LED驱动、快速充电等多类型的芯片。收购之后,表现不佳。2016-2018年累计业绩承诺完成率为101.65%。之后,业绩大变脸,营业收入从2018年的7557.01万元减少至2019年的4315.19万元,由盈利变亏损130.28万元。长盈精密对其计提商誉减值损失8819.14万元,加上之前的计提,商誉已经损失了97.85%。

  在增资及受让股权过程中,广东方振的股东相当有诚意,长盈精密第一次增资4500万元得到承诺是:2016年至2018年分别可以完成净利润3000万元、4000万元、6000万元,第二次以29699.89万元增资及受让股权得到的承诺是:2017年至2019年分别可以完成净利润7500万元、1.10亿元、1.60亿元。

  广东方振是一家以硅胶制品、 液态硅胶及防水新材料为主的精密结构件解决方案供应商,也是国内外知名品牌精密防水硅胶产品的供应商。长盈精密表示,通过此次投资,完善了公司智能产品新材料方面的布局。

  广东方振2016年精准完成业绩承诺,2017年至2019年未完成累计业绩承诺,原股东需补偿长盈精密28968.66万元,计入营业外收入。收购广东方振时确认商誉1.96亿元,在2017年、2018年全额计提减值损失。现在长盈精密正在与税务部门就因业绩补偿导致的股权转让事项的税务事宜进行沟通、确认,公司将尽快完成业绩补偿涉及的股权或现金的回收工作。

  长盈精密希望控股苏州科伦特,加快新能源汽车领域布局。苏州科伦特承诺2017年、2018年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800万元、2000万元。2017及2018年度业绩承诺完成率分别为105.71%、100.01%。目前,苏州科伦特表现还可以,虽然快速增长不再,但还是有增长。

  长盈精密2017年营业收入比2016年增加了23.12亿元,营业成本增加了19.92亿元,而2017年末应付账款仅仅增加了6969万元,应付票据反而减少了3.30亿元。2017年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达到51.01亿元,创下历史最多纪录,比2016年增加了23.69亿元。2019年营业成本比2017年还多4亿多元,而支付的现金减少至44.77亿元。

  2017年之后,营业成本在逐年增加,而应付账款却减少。难道供应商越来越强势了吗?长盈精密采购的信用期越来越短?

  2020年初,特斯拉位于上海临港的超级工厂(一期)顺利实现投产,并在短时间内实现产能的提升。与此同时,特斯拉已经启动其超级工厂(二期)工程的建设,并预计2021年投产。 除特斯拉以外,长盈精密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其他重要客户,如上海汽车吉利汽车等,以及动力电池龙头企业宁德时代300750股吧)等,其主要生产区域亦位于长三角及周边区域。

  长盈精密的上海临港新能源汽车零组件(一期)项目应运而生,该项目预计投资总额为10.92亿元,拟使用募集资金总额9亿元,本次募集资金预计用于高低压电连接件、动力电池结构件和氢燃料电池双极板项目的建设。

  项目用地是公司向上海临港再制造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租赁取得,土地及房屋开发正常进行,预计于2020年第三季度将房屋交付。

  5G智能终端模组扩产项目的具体产品包括智能终端金属及非金属结构模组、折叠屏转轴、精密板端连接器、RF连接器、BTB连接器、天线模块等。该项目在自有土地实施,预计于2021年初开始动工,预计建设周期18个月,预计于2022年年中正式投产。

  IDC调研数据显示,2022年全球物联网支出将达到1.2万亿美元,中国将达到3000亿美元,成为全球物联网最大市场。

  长盈精密的募投项目现在看起来前景非常之好,但届时公司能从中获益多少,目前未能明确。

钱柜官网